Influenza Report
 
Download pdf
 

 

 

   

第五章: 全球性大規模疫症的準備

Author(s) 作者:

Gustavo Reyes-Terán and René Gottschalk
Translator(s) 譯者: 彭嘉豪 Pang Ka Ho
Editor (Chinese Version)
編者(中文版本):
韋妙宜Mary M.Y. Waye
English version

 

 

 

 

導論
(綠色連結: 免費全文閱覽)

 

曾經發生過的全球性大規模流行性感冒疫症

有三場全球性大規模流行性感冒疫症曾經爆發過,這三場疫症都是由甲型流感病毒所引起的。當最少一種病毒表面蛋白--血細胞凝集素(haemagglutini)和神經氨酸J (neuraminidase)發生突變,沒有人能對這新演變出來的病毒有免疫力。如果病毒演變成人傳人及能在人體內大量複製已致產生嚴重疾病,那麼一場全球性大規模疫症就會爆發。這樣的事曾在1918(H1N1西班牙型流感)、1957(H2N2亞洲型流感)及1968(H3N2香港型流感)年發生過。保守估計在1918年一疫中,大約有二千至四千萬人死亡。但是從最近在非洲及亞洲的研究指出當年的死亡數字好可能接近五千萬至一億(Johnson 2002)。

流感專家指出若果疫症單單在工業化國家爆發,兩年內會有一億三千萬名門診病人,二百萬住院人數及六十五萬人死亡,這衝擊若果在發展中國家發生後果將會更嚴重(WHO 2004)。若果1918年的疫症在現今發生預計全球會有一億八千萬至三億六千萬人死亡(Osterholm 2005)。

 

H5N1在全球性大規模爆發的威脅

直至2006年1月,在遠東有九個國家已有報告在家禽中爆發高致病性的H5N1禽流感病毒。該九個國家為北韓、越南、日本、泰國、柬埔寨、寮國、印尼、中國及馬來西亞。在日本、馬來西亞和北韓的爆發已成功得到控制,但病毒在某些受影響的國家已變成風土病。在東南亞的爆發已造成超過一億五千萬隻禽鳥死亡和嚴重影響當農業,尤其對那些依賴小型家舍式農場作為收入及糧食的郊區農民影響更甚。

最近爆發在俄羅斯、哈薩克、土耳其、羅馬尼亞及克羅地亞的H5N1禽流感病毒和之前其他地區所爆發的H5N1禽流感病毒屬同一品種,這提供了禽流感已散播開去的證據(WHO 2005a, WHO 2005b)。

大部份人類感染禽流感(H5N1)的個案都由直接接觸病毒或死去的禽鳥於郊區所致,有六個國家已證實有人類感染禽流感個案,包括越南、泰國、柬埔寨、印尼、中國及土耳其(詳情看表1)。世衛會定期更新人類感染禽流感確診個案數字於世衛網站 (WHO 2005c)。

表1. 直至2006年1月25日根據世衛報告累積人類感染禽流感確診個案數字(WHO 2005c)*
 
確診個案**
死亡數字
越南
93
42
泰國
22
14
柬埔寨
4
4
印尼
19
14
中國
10
7
土耳其
4
2
總數
152
83

* 世衛報告只根據實驗室確診個案
** 確診個案總數包括死亡數字

近期研究指出1918年爆發的流感病毒可能不是由人類型流感病毒演變出來(不像1957和1968年的爆發),而是由禽鳥類型流感病毒演變成可感染人類(Taubenberger 2005)。研究亦有證據指出1918年的病毒之所以有極高的致病性和該病毒是可感染人類的禽鳥類型流感病毒有關。1918年的病毒和近期流通的高致病性及致命的禽流感病毒都有令人費解的相似性,就是有一定數量聚合物J蛋白(polymerase protein)的改變(Taubenberger 2005),所以值得我們關注。

H5N1是一種從基因學上早已存在、對人類有極高的致病性和可能演化得能有效地人傳人的特性。世衛重申於1997年對全世界為下一次禽流感大規模爆發作準備的呼籲,這呼籲被視為無可避免的(BWHO 2004)。世衛亦於2005年4月更新預防禽流感大規模爆發的計劃(WHO 2005d)。

 

禽流感大規模爆發的準備

事先計劃能減少和減慢禽流感的傳染及傳播,亦可減低住院及死亡人數。事先準備則能維持爆發時的必需醫療服務和降低禽流感對經濟上及社會上的衝擊(WHO 2004)。

根據流行病學,疫症爆發的最大衝擊會在第三世界國家上,因為這些國家只有有限的疫情監控能力和醫療資源,同時這些國家的人口普遍有較低的健康及營養水平(WHO 2004)。

 

疫症大規模爆發週期

為了介定在特定情況下的一連串相應措施,世衛的全球流感準備計劃(WHO 2005d)分出幾個不同的時期。每一期都與國際及國內的相應措施有關聯。根據當地的流行病學,國內在每一期的相應措施會再細分。世衛強烈建議各國在發展及更新國內於不同時期的計劃時應參照其全球流感準備計劃。各時期的概括已列出在表二。現時(2006年1月)世界正處於第三期,一種新的流感副型病毒已令人類染病,但尚未發展成能有效地人傳人。

 

表2. 根據世衛的全球流感準備計劃於2005年所劃出的幾個不同時期
週期/時期 情況
兩次爆發之間的週期  
第一期 沒有新的流感副型病毒發現在人身上,但可能已在動物身上存在。如果病毒真是在動物身上存在,傳染給人的風險a亦相當之低。
第二期 仍然沒有新的流感副型病毒發現在人身上,但是在動物身上流通的流感病毒有相當的風險a傳染給人。
爆發警戒週期  
第三期 人類已被新的流感亞型病毒感染,但並沒有人傳人的跡象或最多只是有極少數因緊密接觸而傳染的個案。
第四期 一小群人在高度局部的地區因有限度的人傳人而受感染,這顯示病毒亦未能有效地人傳人。b
第五期 一大群人因人傳人而受感染,但仍發生在局部地區上。這顯示病毒已適應在人身上,但並沒有完全的感染力。(相當大的爆發危機)b
爆發週期  
第六期 全面爆發期: 普遍人口不斷而且持續地受感染。b
後爆發週期 返回第一期。

a. 第一期與第二期的區別在於人類由動物身上流通的流感病毒而受感染的風險,這區別是根據現時的科學知識而定下的因數。這些因數包括: 在動物和人類身上的致病性、病症發生在自養還是在野生的動物上、病毒是地方動物病還是流行動物病、地理上集中還是分散、病毒基因組和其他科學資訊。

b. 第三期、第四期和第五期的區別在於對全面爆發風險的評估,這區別亦是根據現時的科學知識而定下的因數。這些因數包括: 傳染率、地理位置與散播、疾病的嚴重性、人類基因的存在(如果是由動物得出的)、病毒基因組和其他科學資訊。

 

兩次爆發之間的週期與爆發警戒週期

病毒監控

病毒監控被定為不間斷及有系統地收集、分析和解釋特定結果的數據用以計劃、履行和評估公眾健康措施,而不只是純粹收集數據(Flahault 1998)。因此一個適時、有代表性和有效率的監控系統是控制傾向於大規模爆發的傳染病的基石(PPHSN 2004)。

為了能察覺因新型流感病毒而引發出一群人有不尋常患病個案數目,各國必須有一個人類疫病預早警告系統。通過參與全球流感監控網絡,各國都會對發現流感病毒包括潛在爆發危機作出貢獻。監控的類別會依據是否已識別出擁有潛在爆發危機的流感病毒在飼養動物、野生動物或人類身上,還有病毒的已知或預期的地理流通位置(WHO 2005e)。

病毒監控會引領相關措施,在設定監控的優先次序之前,各國首先要定下監控的目標。實驗室的確證速度會影響控制測量完成的速度。世衛強烈建議要分開分析有潛在爆發危機的流感病毒和一般例行的流感診斷。

國內和國際的報告系統應考慮到最新的國際健康規章(IHR 2005)。

在兩次爆發之間的週期與爆發警戒週期期間(第一至第五期),所有國家的病毒監控應快速辨別流通病毒的品種為目標,盡早發現和報告在動物和人類間的潛在爆發危機。受爆發危機所影響的國家應確定爆發位置的分佈和人傳人的效率。在這段期間的行動是: 實驗室病毒監控、門診報告系統包括醫院報告、一群人患急性呼吸系統疾病的預先警告系統、基本動物監控系統和共同參照識別非典型流感的實驗方法。受動物爆發影響的國家其措施應包括個案調查及接觸追查、患病群調查及高危一族的健康監察。在爆發期前的監控措施應包括肺炎監控和病毒抗藥性的監測(WHO 2004)。

重點應付流感爆發的醫院為本監測對及時發起的公眾健康措施和實驗室研究有決定性的作用。全國性的醫院監測和警戒網絡應從所有的醫院病人中察覺個別的急性呼吸系統疾病或在社區中的群體性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疾病。重點應付流感爆發的醫護人員應接受特定訓練以應付大型流感爆發。對於一般醫護人員、實驗室工作人員、義工和會幫助應付疫症但仍未有足夠能力的人的教育和訓練也應是考慮項目之一。

 

履行實驗診症服務

根據世衛的概述(WHO 2005e),基本的診症容量一定要足夠給快速檢定人類疑似流感感染個案。在資源有限的國家中,有自己專長(例如流感診斷)的實驗室應建立聯網。在兩次爆發之間的週期,所有國家應使用最小一個實驗室來給予例行流感診斷和分類,但不需病毒品種鑑定,而這些實驗室應讓世衛知道的。實驗室的最小檢測容量應有抗體螢光染色(IF)和逆轉錄?聚合鏈反應(RT-PCR)。在缺乏這些能給予例行流感診斷和分類的實驗室的國家應使用快速抗原測定工具包,但是政府應劃出其他資源或將這些流感診斷在其他國家中做以儲存足夠資源來建立流行病學監控實驗室。

在最理想的條件下,國內應有附有實驗室安全(BSL)三級至四級的實驗室目錄,但是發展中國家通常沒有第四級安全的實驗室和只是有很少或沒有第三級安全的實驗室,所以能使用的三級安全實驗室應發展成局部工作(這樣能加快診斷)或與其他國家由世衛促進的三級或四級安全實驗室作約定。在流感爆發的早期,當診斷流感病徵的病人不能容易假定是真的時,測試便需要增加。一但疫症已爆發,測試所有個案是不可能的,實驗室應提供定期忠告給醫護人員。國家的疫症爆發準備計劃包括抗病毒藥的使用,實驗室應負責監察病毒的抗藥性。日常個案,包括感染的可能來源報告應每天遞交給國家有關當局和世衛(WHO 2005e)。

 

疫苗

控制流感病毒感染的最好方法是抗病毒治療和疫苗接種(Yen 2005, Korsman 2006),而疫苗接種是保護的最有效方法(van Dalen 2005),但適合的疫苗在新的病毒浮現之前是不可能製造的。在一般情況下需要最少六個月的時間去發展及大量生產(Flemming 2005)。即使如此,大部份國家仍沒有疫苗生產設施,在爆發的第一波沒辦法去生產疫苗,這造成全球疫苗生產數量有限和生產設施集中於已發展國家。

在流感爆發時,有疫苗生產設施的國家應盡力支持和確保快速及大量生產疫苗。一些已發展國家的政府視疫苗生產以提供在爆發初期最高的保護為自己的責任,例如荷蘭政府正與生產商談判去確保將來的任何流感爆發都有足夠的流感疫苗供給荷蘭(van Dalen 2005)。沒有疫苗生產設施的國家應盡快準備疫苗接種計劃,當疫苗能提供時便能實施抵抗疫症( WHO 2005e)。

疫苗接種計劃應包括: 任命大眾免疫診所、人員配備策略及訓練、根據先後次序作有限分配策略、寒冷地區的疫苗儲存量、識別現時或潛在的應急倉庫、運輸時的疫苗保安(防止盜竊)、在診所的儲存和使用。優先使用的人士例如售賣動物和禽鳥的人士、農民、醫護人員和其他有關人士(WHO 2005e)。

 

抗病毒藥物

抗病毒藥物包括M2抑制劑,這是阻塞離子通道劑(金剛胺[amantadine]和金剛乙胺[rimantadine])和神經氨酸J抑制劑(奧斯他偉[oseltamivir]和扎那米韋[zanamivir]) (Hoffmann 2006b)。使用任何抗病毒藥物時,病毒的抗藥性是值得關注的。使用M2抑制劑作治療會導致最少30%人有完全致病性和傳染性的抗藥性病毒(Hayden 1997),還有M2抑制劑對抗H5N1的活體外測試不是很有效(Lipatov 2004)。

使用神經氨酸?抑制劑作治療會導致大約4至8%小孩和少過1%成人有抗藥性病毒(McKimm-Breschkin 2003, Stilianakis 2002),其後證實18%的日本小孩使用奧斯他偉治療後有抗藥性病毒(Kiso 2004)。最近有兩名越南病人使用奧斯他偉治療後出現抗藥性甲型流感(H5N1)病毒(de Jong 2005),更發現他們身上的甲型流感(H5N1)病毒的H274Y神經氨酸J基因對奧斯他偉有高度的抵抗性(Gubareva 2001)。雖然准許使用奧斯他偉在建議的劑量和療程(每日兩次,每次75毫升,連續服用五日,不足13歲的兒童要將劑量減少),兼且要開始療程在最大的臨床效益上(病徵出現的48小時內),這兩名病人最終都死亡,這顯示抗藥性導致治療失效。作者推斷未來的策略重點在於提高抗病毒效率(例如高劑量的使用、長時期的治療和結合式治療)。

新的給于抗病毒的方法應不斷探索,因嚴重流感病人已有改變了藥理動力學的問題,所以會發生腹瀉(Hien 2004)。

小孩和智障或失調病人不能恰當地吸入扎那米韋是值得關注的(Imuta 2003),但是現時的建議用藥使奧斯他偉抗藥性的出現和扎那米韋可能傾向少些出現抗藥性(Moscona 2005),扎那米韋應包括在治療甲型流感(H5N1)病毒感染的武器之一種。

 

藥物儲存

有些政府最近選擇儲存奧斯他偉,每個國家的儲存方針應根據現存資源和人口而定。世衛極力主張各國事先儲存足夠藥物(Abbott 2005),例如荷蘭政府已儲存大約225000奧斯他偉系列(Groeneveld 2005),但是很多發展中國家不能負擔儲存抗病毒藥物的經費。

儲存藥物的好處和最佳的抗病毒藥物使用策略最近用以色列人以前爆發的資料(病人數目、醫生來訪、住院人數和死亡數字)調查。計算醫療系統的代價和經濟上的總代價,後者包括損失工作天的價值而不是潛在人命的損失(Balicer 2005)。三個在爆發其間使用奧斯他偉的策略定為: 治療上的使用、長期爆發前的預防和短期爆發後的預防給緊密接觸流感病人的人士(在治療被標誌的病人)。頭兩個策略的目標可以是全人口或只是有高風險出現併發症的人士。每個策略的經濟結果都會不干預地比較,儲存成本的估計和成本效益比例的計算,最佳的成本效益比例出現在儲存抗病毒藥物只作治療或作短期的預防。有一種策略名叫"目標預防"(Longini 2004),其目標是用最小的藥以換取最大的效果,所以目標預防在發展中國家對節省資源很重要。

在大部份的發展中國家使用抗病毒藥物是未預料到的,在已發展國家使用抗病毒藥物根據藥物是限量還是大量供應(看表三)。

 

表3. 荷蘭衛生局建議使用抗病毒藥物指引(出自Groeneveld 2005)
1. 當爆發已到達荷蘭
 

種類

標誌病人a

提供預防給

家庭、同屋住戶和其他和被標誌病人有接觸的人: 暴露後的預防

2. 爆發已隨處可見或有大規模病毒從外地傳來
如果神經氨酸J抑制劑的供應缺乏

種類

危機群b、專業人士c、和(當相關時)在爆發中特定的危機群a; 除此之外的正常人: 因併發症而需要住院

 
如果神經氨酸J抑制劑的供應充足

種類

病人出現病徵與流感相似

提供預防給

個別病人d 和危機群、 專業人士和(當相關時)在爆發中特定的危機群e

a. 盡快開始治療在病徵出現時,如果不在48小時內開始,效果會降低。
b. 有嚴重呼吸系統、肺部或心血管不正常和官能障礙的病人若果感染流感病毒便很有幾會 導致肺部或心血管功能衰退和糖尿病。
c. 所有負責診斷、治療和照顧流感病人或必要資源的物流管理人員。
d. 當有責任去監察個別病人的醫生認為適合時。
e. 病毒流通時及疫苗接種之後。

個人儲存奧斯他偉是極不建議的(Brett 2005, Moscona 2005),因為會導致使用的劑量不夠或不適當治療,還會促使抗奧斯他偉病毒的出現。此外,個人儲存奧斯他偉更會耗盡市面上早已供不應求的資源。

每間醫院應儲存為治療金黃葡萄球菌和其他間接感染的抗生素。

 

一般措施

非醫學干預和控制傳染性疾病的出現有密切關係。在泰國,不同層面的社區參與被視為國內抵抗H5N1禽流感的計劃。公眾健康工作者、動物健康工作者、村莊健康義工和其他參與者在2004年10月開始便不間斷地依照國家有關當局所發出的指引以參加疫情監控運動加上 (Barnett 2005)。在泰國,2004年有17名病人感染H5N1,但去年只有5名病人感染,這顯示國內抵抗H5N1禽流感的計劃取得初步成功(WHO 2005c)。不同部門的協調包括非衛生部門(尤其是農業、經濟、社會和內務)是需要的,衛生部門以外的專業網絡(法律、教育和旅遊業)也應從事於計劃工作。

有效的事前風險通訊可減低事發時的通訊障礙(USDHHS 2005),事前風險通訊給在危機中一族和普羅大眾最能減低社會緊張。通過傳媒,大眾能得到必要的資料好像相關衛生措施、防禦方法、不建議的活動、危機練習和其他相關問題。傳媒亦應傳播流感的普通知識及爆發的威脅以引起公眾關注。

專業保健的訓練行動特別地應用在大規模爆發的準備,這對增加保健工人的個人保護裝備和傳染控制程序的承諾很有幫助。

最後,爆發模擬實習對學習應在爆發發生時做什麼很有幫助。大約一千名保健工人和市民參與在越南首都河內進行了一次的緊急演習,這演習能鍛鍊官方對禽流感爆發的反應。是次演習是由市內機關安排,參與者有本地人民、醫院、保安和河內長濱區的軍隊(Thanhnien 2005)。

 

週期性的流感疫苗接種

慣常的流感疫苗應接種在危機一族身上去減低重覆感染週期性流通流感病毒和潛在爆發病毒的機會,因為這樣做會減少病毒的重配的機會。滅活流感病毒疫苗建議使用在以下較高風險出現併發症的人士(ACIP 2005):

  • 年齡大於六十五歲
  • 療養院的居民和其他提供長期照顧的設施的任何年齡長期受醫療照顧者
  • 有長期肺病或心血管系統疾病包括哮喘(高血壓不被視為高風險)的成人和小孩
  • 在去年因慢性新陳代謝疾病(包括糖尿病)、腎衰竭、血紅素病變患者、免疫力抑制(包括藥療法或人類免疫缺乏症病毒[HIV]所引起的)而需要定期醫學跟進或住院的成人和小孩
  • 有可危及呼吸系統功能或呼吸道分泌物,即是能增加病毒吸入風險的情況的成人和小孩(例如認知障礙、脊椎神經受損、急性發作病和其他神經肌肉失調)
  • 小孩和青少年(六個月大至十八歲)長期使用阿士匹靈者可能因感染流感而出現雷氏症候群
  • 流感季節的孕婦
  • 六至二十三個月大的小孩

 

政治承諾

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政治和社會對告知和報告疫情散播的自願性,沒有這個重要因素,進一步阻止疫情爆發的國內行動便無法實行。高度的政治支援和承諾對發展準備計劃是必需的,增加區域合作和建立聯繫網絡不單能使在制定計劃時相互支援,更可作為增加國際壓力和政治承諾的工具(WHO 2004)。從過往爆發記錄,尤其是1918年那次,顯示出疫症爆發對任一國家因對國內的社會經濟和政治體系的衝擊會有災難性的後果(PPHSN 2004)。

 

法律和道德問題

適當立法應在疫症來臨前已做好。一個全國性災難:例如疫症爆發,必需有一個立法制度支持才可有效地履行那裡的公眾健康措施,例如實施隔離通常需要受權批准和採取必要措施去杜絕和控制疾病的散播(PPHSN 2004)。如果疫苗接種是遏止疫症爆發的必要措施,那麼便需要一個同樣的高壓措施。

 

資金籌集

資源有限的國家需根據現存的資源和人口的大小與結構去規劃一個可行的全國性流感爆發準備計劃。高度政治支援對資金分配給緊急情況好像流感爆發是最重要的,計劃過程應包括確認可用資源以提供爆發時相應的資金。

 

逐漸控制高致病性禽流感的全球策略

高致病性禽流感(HPAI)逐漸散播到新地區需要與其他有危機的國家有活躍的交流,特別是有候鳥遷徙路線的國家,需要增加監控、探察能力和緊急準備。公眾關注加上對專業獸醫、農民、市場商人、禽鳥運輸承辦商和採蛋者的教育與培訓去確保疾病是已被制止了或是已被察覺和控制,以防止疫病可以在另一個新的生態系統建立和維持 (FAO 2005)。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和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與世衛合作開始發展全球逐步控制和消滅HPAI策略,這策略的總目標是最終能從亞洲和歐洲區的家禽消滅HPAI和防止HPAI進一步傳入其他未被感染的國家,那便能減低疫病在人類爆發的全球危機、促進可實行的家禽生產、提高本地和國際家禽和家禽產品貿易的穩固性、增加食物和飼料的安全和飼養家禽為生的人的生計,尤其是鄉郊貧困的人(FAO, OIE, WHO 2005)。

控制高致病性禽流感有幾種方法: 1) 使用已掩蓋的家禽屋和已處理過的水防止野生和飼養的禽鳥接觸; 2) 使用已掩蓋的家禽屋和已處理過的水和禁止水禽在"濕貨市場"出現以防止水禽和雞隻接觸; 3) 使用選擇法或疫苗注射去防止疾病傳播以消除雞隻身上H5/H7流感病毒; 4) 防止或減低家禽、豬隻和人類互相接觸和使疫苗和抗病毒藥物的供應不絕(Webster 2006)。

 

爆發週期

在爆發週期期間,主要目標是封鎖政策。之前已說過控制疫情成功在於早期鑑定第一批爆發群(Ferguson 2004)和察覺高比率不斷上升的個案(Ferguson 2005),所以在這樣最佳的監控是成功封鎖所必備的。

 

疫情監控

疫情監控應包括監察以下事項: 醫院入住的疑似或證實流感個案、因疑似或證實流感而死亡的個案、必要服務的勞工缺乏率、一般和大規模爆發的流感疫苗使用(如果能提供疫苗)、大規模爆發的流感疫苗的副作用(如果有)、數據收集以作為日後計算大規模爆發的流感疫苗的效率、監察肺炎雙球菌疫苗的使用與副作用(如果疫苗已是可用和已被使用)和監察抗病毒藥物的使用(如已使用)與其副作用,還有下決定時所用到的數據集成、分析和傳送的機制一定要肯定。每日的個案報告呈給國家有關當局和世衛,並必要包括可能的感染源頭資料(WHO 2005e)。

 

治療與醫院收容

在感染人數還是小的時候,疑似或證實患甲型流感(H5N1)的病人應在醫院接受隔離診治包括臨床觀察、適當的診斷測試和抗病毒治療,病人及其家屬要接受個人衛生教育和感染控制方法。處理手法是基於支援看護加上氧氣的供應和通風支援。疑似患甲型流感(H5N1)的病人應接受神經氨酸J抑制劑直至有實驗室診斷測試的結果(WCWHO 2005)。詳情請看Hoffmann 2006

 

人類資源: 個人保健

保健工人接觸病人時建議使用高效率口罩(被NIOSH保證的N95或同等口罩)、長袖袍、面罩或護目鏡和手套。在可能的情況下,直接接觸病人和病人週邊的環境的保健工人數目應受到限制,涉及高危步驟(例如氣溶膠製造)的保健工人應考慮作暴露前的預防法(WCWHO 2005)。

 

目標地理預防法和社區疏遠法

可以用模型來估計流感有關聯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即使現行在已發展國家所使用的模型可能在發展中國家並不適用,但某些有趣的原理仍是值得發展中國家關注。

從東南亞流感的模擬傳播模型來看,如果新病毒的基本繁殖數小於1.8,結合目標地理預防法和社區疏遠法便可能消除早期流感大規模爆發(Ferguson 2005)。基本繁殖數Ro(Anderson 1992)量化任何病原體的傳播能力,定義為在受影響的人口中從最初的個案引發出的二次個案的平均數。一個疾病能傳播開去如果Ro>1,但如果Ro<1,傳播鏈便會逐漸消失,所以控制政策的目標是將Ro減至少於1。但是從這個模擬模型,Ferguson推斷高成功機會率需符合幾個重要原則: (1) 快速斷定第一批感染群,(2) 快速及靈敏的個案判斷和給予治療,(3) 有效地給治療予大部份的受影響人口,(4) 儲存足夠藥物,(5) 全民對封鎖策略特別是任何社區疏遠法的合作,(6) 國際間在發展策略、疫情監察和控制對策實施的合作。如果新病毒的Ro大於1.8便不可能成功封鎖。

使用相似的方法(Longini 2005)的隨機流感模擬模型提出如能結合抗病毒目標預防法、事前疫苗接種和隔離可控制Ro高至2.4的病毒。事實上,世衛歡迎上述製造這流感爆發模型的文件(WHO 2005g),但是關於這模擬模型還是有關鍵的爭辯。例如在Longin的文章中假設奧斯他偉在爆發時是適用的,但奧斯他偉不是對所有的禽流感都有效(Chung 2005),有50%的泰國病人使用奧斯他偉但也沒有效力(Fergusson 2005)。處理不斷演變的禽流感病毒需要一個應急計劃去準備最壞的情況,這最壞情況的模型提供有用的資枓用來規劃資源,例如通風機的數目、特別護理的數量,甚至是殯儀的設施(Chung 2005)。

以前爆發曾使用增加社區距離法,即使到現在仍是一個重要的選擇去面對將來的爆發(WHO 2005f)。這方法包括限制旅遊(在爆發地區的入境和出境)、關閉教育設施、禁止民眾聚會、隔離受感染人士和疑似病患者,加上隔離曾暴露於流感爆發地區的人士及遊客(WHO 2005e)。這些疏遠方法的成效雖然在SARS一疫成功,但在流感上應用則有爭論,因為SARS病人在病徵出現前並未具傳染性,但流感病人在病徵出現前已具傳染性(Ho 2004)。

 

根據症狀的個案追查

流感被預期為難以用接觸追查便能控制,因為流感在病徵出現前有高度的傳染性。另外,流感的接觸追查大致上都是不能實行,因為流感的潛伏期(2日)和感染期(3-4日)很短(Fraser 2004)。

 

邊境控制

在SARS爆發期間,量度體溫很常用在機客身上,有發燒的人士會被禁止登機,機場附近的醫院被指派為收容、診斷和治療任何發燒的乘客(Ho 2004),但是使用紅外線探測儀只能探測已出現病徵的流感病人。

 

衛生與消毒

"呼吸的衛生"的建議好像咳嗽時掩口和避免吐痰似乎有效,但缺乏比對照研究的支持(CDC 2003),流感病毒能在環境表面生存並相信是由手傳播(WHO 2006),大部份但不是全部的對照研究發現洗手能減低上呼吸道感染的保護效果,大部份的感染的研究都是由病毒所引起的,但只有少數研究是用流感病毒(Fasley 1999)。似乎沒有研究是特別指明針對流感病毒(WHO 2006)。

 

風險通訊

應設立一個風險通訊策略能在不同爆發週期有足夠的彈性增加其強度,兼且應確定最適合和有效並且能夠使用的傳媒。要明智的在爆發之間的週期確認一位官方發言人,在之後的爆發週期,這人會繼續他的職責。資料來源應是公眾可信及可接受的,例如世衛、疾病防治中心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理想的發言人應是權威人士。應避免產生恐慌,然而實用的資料應保持開放給所有人(PPHSN 2004)。

 

結論

一個主要的大規模流感爆發會造成極大破壞性的後果,會對人類的健康、全球經濟及大部份國家的政治及社會穩定帶來無法估計的危機。健全的財政資源及良好的醫療設備或許能減輕這些後果,但發展中國家將可能面臨抗病毒藥物不足或短缺,以及沒有適當疫苗的問題。

在發展中國家的流感爆發與人類在當地的接觸病毒率有密切關係。在部份非洲、拉丁美洲及東南亞國家,人們會與家禽睡在一起。在東南亞及以外的地方,活家禽市場會引起人類傳染的危險(Webster 2004)。要減低人類在當地的爆光率,教育人們正確家禽處理的方法及改變世界上許多地區的人們對人禽互動的概念是必需的(World report 2005)。在有效對抗H5N1病毒的人類疫苗出現前,於預備食物及處理家禽時作出一些簡單的預警措施以及避免飲用受污染的水是必須的(Hayden 2005)。因此,在發展中國家對流感的防備需要考慮到對改變人們教養及改善衛生所需的資金。

由世衛指出要減低流感爆發風險的五個必要行動包括:

  • 減少在當地的接觸病毒率
  • 增強快速遏制病毒的能力(儲備足夠抗病毒藥物以進行針對性預防及社會隔離措施)
  • 加強及早預警系統
  • 快速調查有關個案及群組
  • 建立基本的醫療可容性

如果新型流感病毒的傳染在人類發生,流感的傳播速度取決於發現病毒的時間和國際社會援助的速度,包括提供抗病毒藥物來預防疾病。除此之外的全國準備計劃,政府應積極地尋求鄰國的合作(Ho 2004),前世衛總幹事李鍾郁警告"沒有國際間的合作,沒有國家可視為安全"。

世衛於2005年11月在日內瓦的會議,幾個低收入國家代表對缺乏促進平等分配藥物和疫苗的行動表示關注,無數國家因貧窮而不能負擔藥物和沒有足夠的兼容性去製造疫苗或一般的藥物(World Report 2005)。西方國家儲存抗病毒藥物和發展疫苗,這令低至中收入國家擔心她們沒有辦法去使用這些潛在的救生工具。在這個會議中,沒有一份建議書直接指出在爆發時平等使用藥物和疫苗的問題(Enserink 2005)。

西方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支援應高於只對付疫症,疫症一但發生,那便太遲。疫症大規模爆發並沒有邊界,所以國際間的合作和平均分配資源應盡快實施。

資料

  1. ACIP 2005.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July 13, 2005 / 54 (Early Release); 1-40.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rr54e713a1.htm
  2. Anderson RM, May RM. Infectious Diseases of Humans: Dynamics and Control. Oxford Univ. Press, Oxford, 1992.
  3. Axbbott A. Avian flu special:  What's in the medicine cabinet? Nature 435;407-409. Available from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35/n7041/full/435407a.html
  4. Balicer RD, Huerta M, Davidovitch N, Grotto I. Cost-benefit of stockpiling drugs for influenza pandemic. Emerg Infect Dis 2005; 11: 1280-2. Full text at http://www.cdc.gov/ncidod/EID/vol11no08/04-1156.htm
  5. Barnett DJ, Balicer RD, Lucey DR, et al. A systematic analytic approach to pandemic influenza preparedness planning. PLoS Med 2005; 2: 1-7. Full text at http://medicine.plosjournals.org/perlserv/?request=get-document&doi=10.1371/jour nal.pmed.0020359
  6. Brett AS, Zuger A. The run on tamiflu - should physicians prescribe on demand? N Engl J Med 2005; 353: 2636-37. Full text at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3/25/2636
  7. Brown H. Nations set out a global plan for influenza action. Lancet 2005; 366: 1684-5.
  8. BWHO 2004. World is ill-prepared for "inevitable" flu pandemic. Bull World Health Organ 2004; 82:317-318.
  9. CDC 2003.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Respiratory hygiene/cough etiquette in healthcare settings 2003 Dec 17 [cited 2005 Nov 18].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flu/professionals/infectioncontrol/resphygiene.htm
  10. Chotpitayasunondh T, Ungchusak K, Hanshaoworakul W, et al. Human disease from influenza A (H5N1), Thailand, 2004. Emerg Infect Dis 2005; 11: 201-9. Full text at http://www.cdc.gov/ncidod/eid/vol11no02/04-1061.htm
  11. Chung PH. Preparing for the worst-case scenario. Science 2005; 310:1117-8.
  12. CP/BSB 2003. Clinical Pharmacology/Biopharmaceutics Summary Background 2003. http://www.fda.gov/cder/foi/esum/2004/21246slr010,21087slr016_Tamiflu_Pharm_Biopharm _BPCA.pdf
  13. de Jong MD, Thanh TT, Khank TH, et al. Oseltamivir resistance during treatment of influenza A (H5N1) infection. N Engl J Med 2005; 353: 2667-72. Full text at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3/25/2667
  14. Enserink M. Meeting seeks global consensus, highlights global disparities. Science 2005; 310: 1103.
  15. Fal Falsey AR, Criddle MM, Kolassa JE, McCann RM, Brower CA, Hall WJ. Evaluation of a handwashing intervention to reduce respiratory illness rates in senior day-care centers.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1999; 20: 200-2.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0100548
  16. FAO 2005. FAO Avian influenza disease emergency. Update on the avian influenza situation (as of 12/11/2005) - Issue no. 36. Available at: http://www.fao.org/ag/againfo/subjects/documents/ai/AVIbull036.pdf
  17. FAO, OIE, WHO 2005. A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 (FAO), 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 (OIE) in collaboration with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HO) Global Strategy for the Progressive Control of 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HPAI). November 2005. Available at: http://www.fao.org/ag/againfo/resources/documents/empres/AI_globalstrategy.pdf
  18. Ferguson NM, Cummings DA, Cauchemez S, et al. Strategies for containing an emerging influenza pandemic in Southeast Asia. Nature 2005; 437: 209-14.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6079797
  19. Ferguson NM, Fraser C, Donnelly CA, Ghani AC, Anderson RM. Public health risk from the avian H5N1 influenza epidemic. Science 2004; 304: 968-69.
  20. Flahault A, Dias-Ferrao V, Chaberty P, Esteves K, Valleron AJ, Lavanchy D. Flu Net as a tool for global monitoring of influenza on the Web. JAMA 1998; 280: 1330-2. Full text at http://jama.ama-assn.org/cgi/content/full/280/15/1330
  21. Fleming D. Influenza pandemics and avian flu. BMJ 2005;331:1066-9.
  22. Fraser C, Riley S, Anderson RM, Ferguson NM. Factors that make an infectious disease outbreak controllable. PNAS 2004; 101: 6146-51. Full text at http://www.pnas.org/cgi/content/abstract/101/16/6146
  23. Groeneveld K, van der Noordaa J. Use of antiviral agents and other measures in an influenza pandemic. The Neth J Med 2005; 63: 339-43. Full text at http://www.zuidencomm.nl/njm/getpdf.php?id=437
  24. Gubareva LV, Kaiser L, Matrosovich MN, Soo-Hoo Y, Hayden FG. Selection of influenza virus mutants in experimentally infected volunteers treated with oseltamivir. J Infect Dis 2001; 183: 523-31. Full text at http://www.journals.uchicago.edu/JID/journal/issues/v183n4/000943/000943.html
  25. Hayden F, Croisier A. Transmission of Avian Influenza Viruses to and between Humans. The J Infec Dis 2005; 192: 1311-4.
  26. Hayden FG. Antivirals for pandemic influenza. J Infect Dis 1997; 176: Suppl 1: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9240696
  27. Hien TT, Nguyen TL, Nguyen TD, et al. Avian influenza A (H5N1) in 10 patients in Vietnam. N Engl J Med 2004; 350: 1179-88. Full text at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abstract/350/12/1179
  28. Ho MS, Su IJ. Preparing to prevent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and other respiratory infections. Lancet Infect Dis 2004; 4: 684-9.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5522680
  29. Hoffmann C, Kamps BS. Drugs. In: Influenza Report 2006; Wuppertal 2006. Available from http://InfluenzaReport.com/ir/drugs.htm
  30. Hoffmann C, Korsman S, Kamps BS. Treatment and Prophylaxis. In: Influenza Report 2006; Wuppertal 2006. Available from http://InfluenzaReport.com/ir/tp.htm
  31. IHR 2005.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2005. Available at: http://www.who.int/gb/ebwha/pdf_files/WHA58/WHA58_3-en.pdf
  32. Imuta F, Toyoda M, Toyoda T. New application method of zanamivir with a straw. Pediatr Int 2003; 45: 366-7.
  33. Johnson NP, Mueller J. Updating the accounts: Global mortality of the 1918-20 "Spanish" influenza pandemic. Bull Hist Med 2002; 76: 105-15.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1875246
  34. Kiso M, Mitamura K, Sakai-Tagawa Y, et al. Resistant influenza A viruses in children treated with oseltamivir: descriptive study. Lancet 2004; 364: 759-65.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5337401
  35. Korsman S. Vaccines. In: Influenza Report 2006; Wuppertal 2006. Available from http://InfluenzaReport.com/ir/vaccines.htm
  36. Lipatov AS, Govorkova EA, Webby RJ, et al. Influenza: emergence and control. J Virol 2004; 78: 8951-9. Full text at http://jvi.asm.org/cgi/content/full/78/17/8951?view=long&pmid=15308692
  37. Longini IM Jr, Halloran ME, Nizam A, Yang Y. Containing pandemic influenza with antiviral agents. Am J Epidemiol 2004; 159: 623-33.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5033640
  38. Longini IM Jr, Nizam A, Xu S, Ungchusak K, Hanshaoworakul W, Cummings DA, Halloran ME. Containing pandemic influenza at the source. Science. 2005 Aug 12;309(5737):1083-7.
  39. McKimm-Breschkin J, Trivedi T, Hampson A, et al. Neuraminidase sequence analysis and susceptibilities of influenza virus clinical isolates to zanamivir and oseltamivir.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2003; 47: 2264-72. Full text at http://aac.asm.org/cgi/content/full/47/7/2264?view=long&pmid=12821478
  40. Moscona A. Oseltamivir resistance--disabling our influenza defenses. N Engl J Med 2005; 353: 2633-6. http://amedeo.com/lit.php?id=16371626 - Full text at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3/25/2633
  41. Osterholm MT. Preparing for the next pandemic. N Engl J Med 2005; 352: 1839-42. Full text at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2/18/1839
  42. PPHSN 2004. Pacific Public Health Surveillance Network Guidelines for Influenza Preparedness & Control and Influenza Pandemic Preparedness (Part II). Prepared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PPHSN Influenza Specialist Group (ISG). Available at: http://www.spc.org.nc/phs/pphsn/Publications/Guidelines/Influenza/PPHSN_Influenza_pa ndemic-guidelines-partII-final_draft-oct04.pdf
  43. Stilianakis NI, Perelson NS, Hayden FG. Drug resistance and influenza pandemics. Lancet 2002; 359: 1862-3.
  44. Taubenberger JK, Reid AH, Lourens RM, Wang R, Jin G, Fanning TG.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1918 influenza virus polymerase genes. Nature 2005; 437: 889-93. Full text at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37/n7060/pdf/nature04230.pdf
  45. Thanhnien 2005. http://www.thanhniennews.com/healthy/?catid=8&newsid=10854
  46. USDHHS 2005.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2005. Draft pandemic influenza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 plan. Annex 9: Communication and education. Available at: http://www.hhs.gov/nvpo/pandemicplan/annex9.communication.pdf
  47. van Dalen PJ, Wijdenes C. Preparing for the next influenza pandemic. Neth J Med 2005; 63: 337-8. Full text at: http://www.zuidencomm.nl/njm/getpdf.php?id=436
  48. Vardi A, Levin I, Berkenstadt H, et al. Simulation-based training of medical teams to manage chemical warfare casualties. Isr Med Assoc J 2002; 4: 540-4.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2120468
  49. WCWHO 2005. The Writing Committee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HO) Consultation on Human Influenza A/H5. Avian Influenza A (H5N1) Infection in Humans. N Engl J Med 2005; 353: 1374-85. Full text at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3/13/1374
  50. Webster RG, Peiris M, Chen H, Guan Y. H5N1 outbreaks and enzootic influenza. Emerg Infect Dis 2006; 12: 3-8.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ncidod/EID/vol12no01/05-1024.htm
  51. Webster RG. Wet markets--a continuing source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and influenza? Lancet. 2004 Jan 17;363(9404):234-6.
  52. WHO 2004: Informal consultation on influenza pandemic preparedness in countries with limited resources. Kuala Lumpur, Malaysia 23-25 June 2004. Department of Communicable Disease Surveillance and Response. http://www.who.int/csr/resources/publications/influenza/WHO_CDS_CSR_GIP_2004_1/en/in dex.html
  53. WHO 2005a: Geographical spread of H5N1 avian influenza in birds - update 28. Situation assessment and implications for human health. 18 August 2005. http://www.who.int/entity/csr/don/2005_08_18/en/index.html
  54. WHO 2005b: Geographical Spread of H5N1 in Birds-update 34: 20 October 2005. http://www.who.int/csr/don/2005_08_18/en/index.html
  55. WHO 2005c: Situation Updates: Accessed on January 25, 2006. http://www.who.int/csr/disease/avian_influenza/country/cases_table_2006_01_25/en/ind ex.html
  56. WHO 2005d: WHO global influenza preparedness plan: The role of WHO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national measures before and during pandemics. Available at: http://www.who.int/entity/csr/resources/publications/influenza/WHO_CDS_CSR_GIP_2005_ 5/en/index.html
  57. WHO 2005e: Checklist for influenza pandemic preparedness planning 2005. http://www.who.int/csr/resources/publications/influenza/FluCheck6web.pdf
  58. WHO 2005f: Avian influenza: assessing the pandemic threat. http://www.who.int/csr/disease/influenza/WHO_CDS_2005_29/en/index.html.
  59. WHO 2005G: WHO Statement. Available at: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news/statements/2005/s08/en/index.html
  60. WHO 2006.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Writing Group.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for pandemic influenza, international measures. Emerg Infect Dis. 2006; 12: 81-7. Full text at http://www.cdc.gov/ncidod/EID/vol12no01/05-1370.htm
  61. Yen HL, Herlocher LM, Hoffmann E, et al. Neuraminidase inhibitor-resistant influenza viruses may differ substantially in fitness and transmissibility.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2005; 49: 4075-84. Abstract: http://amedeo.com/lit.php?id=16189083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 2006